Hamelin Town's in Brunswick 布朗斯威克有個漢姆林小鎮

 

By famous Hanover city 就在漢諾威城旁


The river Weser, deep and wide 維瑟河,深又寬


 Washes its wall on the southern side 沖刷小鎮城牆,在城之南

主持王冠人,問不到願意朗讀的人,自己念了這段文字,他說:今天的題目關於信任、溝通、語言。他說任何人有問題都可以隨時插入對話。

今晚是2014年四月二十六日,離318還不遠,就在反核大遊行當天。

主持人又問:「大家有為小孩念床邊故事的經驗嗎?」

其中有一位說話了:「我們年輕的時候都忙著賺錢,沒有在幫小孩念床邊故事,等到回過頭來,我的小孩也去立法院。然後說要反核,那我們沒有電要怎麼辦?」

Emily Hsing-hua Chang(張興華)接棒。

她播放了自己得創作曲,裡頭有貪心的國王,還算平靜的節奏,搭配些許控訴的文字,她說:她想要用音樂談信任,旋律的推進如進行曲,畫面的字句描述遙遠王國的貪心國王,吞噬山陵與海洋。年輕的臉龐義正嚴詞,坐在場中的幾位媽媽,一點點坐立難安。

無法解決的政府、憤怒的居民、像個傻瓜一樣的村長,局勢一觸即發,每個人的情緒倒在油鍋上,火將要燎原。

老鼠是誰?政府是誰?村民是誰?

接著說話的是鳳梨小姐(謝奉珍),她發給每個人一個BB糖,打開一張薄薄的白紙,上面有簡單的符號:「ㄈㄟ ㄏㄜ´ ㄐㄧㄚ ㄩㄢ´」他示意每個人都要含著那個糖,試著發聲,發出的聲音混著口水,人人含混,但沒有人拒絕發聲,一個字、一個字又清晰了起來。

 

她說她有去反服貿的現場,現場有一種氛圍如同歡樂慶典,一起大聲喊口號,一起聽人說話唱歌。

底下的人,聽話而莫不作聲。

Rats! 鼠害!

They fought the dogs and killed the cats, 他們與狗打鬥,將貓殺害

And bit the babies in the cradles, 咬搖籃裡的嬰孩

And ate the cheeses out of the vats, 吃掉大桶的起司

And licked the soup from the cooks’ own ladles, 偷喝廚師勺裡的湯

Split open the kegs of salted sprats, 撬開醃漬的鮭魚罐頭

Made nests inside men’s Sunday hats, 在休閒帽裡作窩

為什麼是老鼠?不是一隻龍?

又小又多,神出鬼沒,明明看似比弱小卻又可怕,卻又無比的煩人,只有一個拳頭大卻有銳利無比的齧齒和腦袋。

At last the people in a body 終於,一群村民聚集了起來

To the town hall came flocking: 來到市政廳前

"Tis clear," cried they, ‘our Mayor’s a noddy;  「我們的村長真是個傻瓜!」他們喊著

And as for our Corporation--shocking 「政府也是」

 

Did I say all? No! One was lame, 全部進去了嗎?沒有!有個孩子是跛腳

And could not dance the whole of the way; 無法跳著跟上其他人

And in after years, if you would blame 

His sadness, he was used to say,-- 

“It’s dull in our town since my playmates left! 沒有玩伴好無聊

I can’t forget that I’m bereft 我的損失好巨大

Of all the pleasant sights they see, 無法見得好風光

最後的最後,結局是甚麼?你是誰?誰是誰?我是誰?

攝影╱弔詭畫廊

攝影╱弔詭畫廊

四月二十六日的吹笛手 

 

文╱林佩穎 

 

 

今晚的開始是小毛(孫毓宏),不完美的身體十分用力,奮力的擺出各種姿態,遠遠就能判斷不是舞者,沒有訓練的身體有太多話想說,不靈巧的轉圈、有重量的飛揚、搖晃、喘息,感覺得到他很想擴張,但他的身體仍然禁錮著他,他是開場。

And the Piper advanced and the children followed, 孩子跟著吹笛手

And when all were in to the very last, 依序進入山洞中

The door in the mountain-side shut fast. 洞門立即緊閉

王冠人放了加拿大導演艾騰伊格言《意外的春天》(The Sweet Hereafter, 1997),看似清純的青少女正在念著吹笛手的床邊故事,甜甜的聲音溫柔的語調,聽故事的小孩,眨著大眼睛,問了一個問題:「吹笛手如果有魔法讓小孩跟著走?為甚麼不用魔法拿到錢?」

校車司機熱愛他的工作,熱情又有活力的在小鎮活動,清純的少女從舞台上而下,投入父親的懷抱,當晚,批著紅披肩與父親關進小房,兩人的身影巨大的映在牆上疊合。是誰?吹笛手是誰?家長是誰?小孩是誰?王冠人問大家,還記得吹笛手的結局嗎?

結局一:小鎮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大家怪罪鎮長為何不乖乖付錢給吹笛手。結局二:鎮長哭泣而後悔,他的小孩也不見了。結局三:跛腳的小孩沒有跟上吹笛手的隊伍,只剩下他留下來了,他懊悔為何不走快一點,見到美麗的新世界。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