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知美術老師的浪漫 

 

文╱林佩穎 

 

比斯吉

畫廊的中央放置著大形的螢幕,洪席耶的話話重覆在螢幕上出現,「The ignorant schoolmaster teaching useless fine art」音樂搭配的很空靈,但是現場的氣氛很微妙,竊竊笑聲,還有著似有若無的麵粉粉塵香。

現在在講話的是妟如同學,她的聲音義正嚴詞,刻意的字正腔圓緩慢地發出每一個字句。螢幕與畫廊的中間聚集了幾位同學,主持人蔡佩桂老師也在其中,地板上鋪著土黃色的麻將紙,他們就直接坐在上面,每個人的眼前有塑膠小盒子,盤子裡有著一堆麵粉,這些人帶著塑膠手套正搓揉著那團麵粉,一邊搓揉,一邊聽著晏如同學的指揮,她一步一步透過那些微小的步驟,告訴大家藝術與比斯吉之間的關聯。

 

 

 

 

 

 

 

 

 

 

 

 

 

 

 

 

那團麵粉,加入水、加入優酪乳,加入泡打粉、加入奶油,每一個步驟晏如都加上了自己的說明。

「等比例的水調和,就像,藝術,需要媒材,比斯吉今天的烘焙也需要相對的容器。」

「加入泡打粉,宛如藝術需要在過程中發酵。」

「麵粉開始膨脹,宛如藝術需要有時間的等待。偶爾比例失調,就會失敗。」

「麵糰中加上檸檬、海鹽,宛如藝術需要在創作過程中適時的調味。」

調味發酵的麵糰還要進入烤箱,通常乾淨無汙的畫廊,飄出了麵包香,香味四溢,搭配底下的絲絲竊笑,宛若打破了些許裝模作樣的高牆藩籬。

眼前的空間擠進了多位學生,看來有點凌亂,一枝太陽花在桌子上,深處還擺了行李箱,在比斯吉之前,沈郁琪用太陽花學運\向日葵之間,和藝術作了幾句話的抒發連結,觀於藝術的功用與無用、可現與不可現。曾偉豪用穿插rap,轉述了大學戲劇系的實況,「從莎士比亞到易卜生,拍手拍的最大聲的總是系主任,觀眾若是可以轉台大概會鎖定後宮甄環傳。」Yo,Yo他自己都要努力憋著臉,不笑出聲。

 

 

 

敷面膜

 

攝影╱弔詭畫廊

佩桂老師說話了:「回到洪席耶,主動和被動被認為是一種對立的概念,觀看和認知者被認為是一種對立的概念,積極主動和被動也被視為一種對立的概念。是的,觀眾站在被動的那一面。」「但這樣的對立面之間,可能也具有某種翻譯,就像現在你們在聽我說話的時候,也許你們已經接受了感受的重新分配,所以即使是靜坐著 他也不是一種被動性。」

 

 

 

 

 

 

 

 

 

 

 

 

 

所謂浪漫

回到比斯吉。 剛考好的比斯吉還要加上黑糖蜜,黑糖蜜溢出烘烤過的麵糰,黏黏的挺沾手,一群人在畫廊裡,用雙手作了一塊小麵包,還一起吃了它,在畫廊裡吃,似乎特別好吃。晏如幫大家檢查,比斯吉有沒有熟,「秉持著藝術與社會交往,藝術為大家服務。」所以做好的比斯吉應該讓所有人都有一個,比斯吉在現場廣傳,當然義正嚴詞之外搭配著訕笑。

「想要了解藝術,今天的比斯吉是個示範。想要了解生活,可以想想比斯吉,想要了解藝術與生活,可以再想想比斯吉。」藝術的養成之道,藝術的生存之道,就在今日的比斯吉與檸檬水當中,她如是說。

本次沙龍希望讓此美妙的狀態發生,讓不學無術的藝術觀看方式,充盈感官:看的、聽的、吃的、聞的、觸的…這場講座的簡介如是說。

 

假設有察覺到脈絡的錯置,假設有察覺言語的虛實,假設具有轉譯的能力(部論聽或說),假設具有反轉再現的能力,任何事都可以是藝術,藝術如同吃飯喝水一般,誰都可以,誰都可能再任何一刻打破主動與被動的對立面,但真有這麼容易嗎?

「只有無知的老師,才可以教沒有用的美術,這大概是一種絕配了吧。」

觀看藝術了解藝術,應該要卸除掉表面的防衛心,吳姿樺從行李箱中拿出面膜,發給在場眾人,透過敷面膜了解原始的自己,才可能更接近藝術。她字正腔圓的如此說。

羅笙豪,接著上場現場寫生描繪「多麼美的紙箱、多麼美的光線。」接著開始打羽毛球,「加油!加油!這麼有天份一定可以出國比賽。」人和球在場內飛舞,球碰撞牆壁地板的聲音,搭配了一些驚呼和笑聲。

「繼續、繼續,要練習,練習、再練習。」

甚麼都可以說,其實,假設在某種語言之中多浸潤一會兒,甚麼都可以是藝術,假設你願意、勇敢,不怕訕笑耳語,凜著臉,偶爾去做唐吉訶德,也還是有人會相信英雄。

轉譯的能力有其背景,轉譯的能力需要讓時間與機運測試,轉譯的能力常常具有巨大的差異,無知的美術老師因為無知,不須考量學生的背後的脈絡,只需持續地給予然後等待對立面片刻的翻轉,無疑是一種浪漫。

回到另一個事件,本次的沙龍延伸於主持人蔡佩桂所策的展覽:藝術家的養成之道,在學院之內,有甚麼樣的脈絡去解讀出學院或競賽的規則或樣態,同樣出身於高師大的這些創作者,他們的本身刻劃了甚麼樣的維度?

 

這些競賽與排名是否刻劃出中心與邊緣的界線?

競賽是甚麼?規則在哪裡?我總覺得策展人用這個展提出了無數個問號。

「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甚麼是藝術,但我可以說出一番道理,讓你繼續做下去。」

佩桂老師補充說明。

所以,藝術到底是甚麼?手邊的比斯吉以經微微冷了。

攝影╱弔詭畫廊

攝影╱弔詭畫廊

攝影╱弔詭畫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