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 林煒翔 

2015.11.28 - 2016.01.10

生命美學,是以生命作為美學品味的範疇、對象與核心。畫家林煒翔從這一點根本,滲透到所有的文明變質僵化,無不透顯對自然,原始性情的眷戀。 他內在的安身立命平時馴服在車馬忙碌生活之中,只有在油畫上風雅雲淡的筆觸才洩露出來歡暢淋漓。隨著年紀漸長,創傷病痛又有幾人能維持這份美質?若能維持也是辛苦修煉,多了人人都曾擁有但也都必然消逝的清華純真,這份可貴難成,那就是本質上的詩人。

此次個展是一場優雅的聚會,氣機流動,落落大方,靠的並非華嚴的技巧,緊扣的是敦厚。造物主的真山真水是能量之源,卻是要落在畫布上的土壤裡實現,寫實作為一個關鍵,很精確但不是取代自然,遂構成一個問號,一個提醒。於是聯想起「始得西山宴遊記」裡頭:心凝形釋,與萬化冥合。從天轉為以人為本,通過自己詮釋,與生活點點滴滴連接,在要緊處活出來。

《山水有真實》借用稀薄的堆疊技巧,一層層慢慢包裹成景,山嵐如一面順風吹開的旗,讓森林幽谷顯示出鮮明的層次感,更明顯的感受到眼前沒完沒了的濕潤,是世界上所有無處扎根的水氣,這一切都毫不吝嗇地從眼睛準確的鑑別開來,也許,關鍵不在地毯式分析色彩,而在體諒與珍惜四季變遷,讓上一筆揮灑無憾,也帶著鼓勵交棒給下一筆修補還原。過程年復一年,就是珍貴的人畫俱老,倒未必是任何一張完畢的畫作。

隨著這個層面上的超越,從可以假造山水繞回到真實世界的本來面目,篤定而真誠地打開心門,以領略生命的悸動,回頭窺看靜定的山水,心頭陰霾盡去,卻多籠罩一層絢麗的晚霞。真的,山水畫原本的要旨,就不是單一的框架,而是觀點在游離之中,復甦活潑的精神。若我們硬梆梆的又將流動的觀點束縛起來,豈不是最大的諷刺嗎?會不會這就是煒翔一以貫之的初衷,且讓觀者們來印證。

山水有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