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廖震平

                    

                 

2016.09.03-10.16

導演雷吉奧(Godfrey Reggio)歷時七年拍攝非敘事性紀錄片《失衡生活》(Koyaanisqatsi)於1982年上映,沒有情節、角色及對白,不以說教方式來控訴工業文明進展如何殘暴對待自然環境,倒敘手法呈現詩性畫面,搭配格拉斯(Philip Glass)的音樂,節奏舒緩卻令人心顫。Koyaanisqatsi是印第安語,有瘋狂、混亂、失衡、崩潰和另類生活的含義,在時隔三十餘年的現在回顧,讓人驚覺所謂物質文明只是造就一個正面的假象。從物質基本需求到被箝制的思維衍生了「失衡」迫使我們回溯過往,認真審視滲透性的教育養成對每一代人的影響。

「斜迫」這個命名來自觀察種種現象的不安,展覽中三位同世代的藝術家作品都反映眼中所見的失衡狀態。廖震平的油畫以大膽俐落的切割線與構圖做為一種刻意傾斜的閱讀視角,讓畫面產生失衡冒險的危機感。郭俞平的裝置物件代表家族成員的符號,利用挖掘、拆解等工法把緊密的物件分隔凹凸,象徵父母陰陽。作品製作費時費神如同與時間端坐對抗,企圖潛入烙印的記憶深淵,爬梳對家族/國族認知的歷史脈絡。居所緊密,人心疏離,蔡孟閶油畫作品釋放出水泥、冰冷、鏽跡、時間、遺忘等語彙,社區抽離人煙暗示重複又重複的繁華沒落,提問文明演進到底意味著什麼?

歷史是一條動盪顛沛的軸線,失衡的同時也推動前進。如今,全球化面臨各類問題都牽繫於「過度」與「不均」的現象,人類在慾念失衡的反饋後深思,逼迫感擠壓成憤怒像雪球一樣滾動在模糊的天秤上,逐漸加大搖擺幅度與頻率。

傾斜作為失衡的另類解說,指涉內外壓力擴張造成的偏頗所產生的墜迫感。卡繆說「征服者的偉大是地理上的,它以被征服的領土來衡量。」然而今天我們所看到的征服早就跨越地理界線,在網路虛擬的世界裡,所有資訊竄流速度之快,連焦慮都趕不上了......

1/47

​斜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