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作品中,總是從日常生活中的物件特質出發,去進入一種屬於我個人的觀察,引發一種由個人經驗擴展開來的感性氣氛。對我而言,生活、記憶、物件就像一個整體的循環關係,我總是刻意去思考如何運用媒介的特質去傳達或者說出這種循環的特質,例如:影像的循環、空間的循環與物件的循環。最後去談論出再利用的可能性。創作的課題就來到了如何去呈顯,或者甚至進入,這個整體性的一個關係的系統,說出一些關於它持續發展或循環的狀態。

面對著當代藝術在今日體制中對應的關係,以及它在與當代社會互動上的強調。我開始思考的是:在一個以個體為出發的狀態下,創作又可以變成什麼?我面臨了去思考是否在創作中必須要抽離個人感受、個體性,運用不同於以往的思考方法與形式,來探討公眾的狀態或社會議題。這個出發點開啟了我陸續作品的探索路線與轉折,也反過來成為我生活經驗的一部份,再循環進入我創作的方法裡。

有一天我發現,當世界在進步,隨著某些傳產必然沒落,我就在思考,是因為他們不再被人們需要了嗎?但我們卻是依靠這這些傳通產業走過台灣的高峰,所以我結合夕陽產業與手工的價值,創新並不是真正創造新的事物,而是承襲傳統,去改變,去進化!

在創作中與不同對象的溝通中,和與各種產業合作之下,也發現更多產業的故事,我發掘的是個體(創作者)如何在這個廣大的社會、和社會性界面中流動與轉變,讓這成為我創作的方法與角度,同時也是創作者這個主體性的重新置位。

 

創作者不僅是和大眾對話,同時也是自我學習,也讓我不段思考,如何在藝術議題之下,找到個體產業的發聲權,讓這些產業也能再不同的領域被看見,被關注!

回應到當代的生活狀態,我總是思考著在高度現代的現下,現代意味著進步、是頭也不回的往前走。但在我的創作動機中,總是希望可以在當代性中,道說出一種回望過去與回望自身的懷舊。像是一種找回現在生活中被隱藏丟棄在看不到地方的舊事物。一種循環,一種回到原初,但卻又往前走。

 

 

《同心圓-移動的小屋》

《同心圓-移動的小屋》作品運用同年的組合玩具概念,我試圖將各式各樣組合的形態轉換經驗,或生活階段性的變化。作品也會不斷的依著時間,空間而改變,隨著生活經驗,去建構一個可能的立體狀態。物件的重複構成了每天日常生活的循環,誰也無法擺脫。而物件本質帶有傷害的特性,也是藝術家面對現實生活經驗的自嘲。

《同心圓-移動的小屋》作品,透過刀子的任意組合,亦反映創作者自身對家的狀態。一種不穩定的生活與心理的狀態。刀子的組成在堆疊中會有傷害自身的危險,必須透過組裝演練才能完整將之組合起來。組構的過程,正如同建立一個“家”的概念,也反映了創作者對家的想像,然而面對居無不定的生活,總是不斷的遷移。看似穩固結構,在經過不斷的搖晃之下,也隨時可能會倒塌。

學歷

中國文化大學美術學系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創所

個展

2014  小時代實業社 台灣,台北

2013  Illusion  泰國,曼谷

2012  平行穿越  (Parallel  Crossing) 台灣,台北

聯展

2015  第二届CAFAM未来展,中國, 北京

2014  存在的向度:當代藝術介入空間,台灣,新竹

2014  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MIT新人特區,台灣,台北

2014  CHANGING IDENTITY , Poland, Warsaw 

2014  HIHEY ART T3藝術節,中國, 北京

2013  理解尺度-­‐台泰當代藝術交流展,台灣,台北

2013  形而上(第十一屆桃源創作獎 ),台灣,桃園

2012  自製生活(ASYNCHRONOUS LIFEWORLD),台灣,台北

2012  “THAITAI FEVER - STAGE ONE: We‘re OPEN’’泰國,曼谷

2012  “Busan Flower village International Nature Arts Festival”,韓國,釜山

2012  “19991121>20130421 Part One” Open-Contemporary Art Center,台灣, 台北

2010  Biennialscope Project,” Taipei Biennial, 台北雙年展, 台灣, 台北

典藏

2014  深度 ,國立台灣美術館,台北,台灣

2014  同心圓‐小屋,國立台灣美術館,台北,台灣

2013  家庭記憶,國立台灣美術館‐藝術銀行,台北,台灣

弔詭畫廊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