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以為常的畸異怪談

習慣於規律生活的人群們,正逐步喪失環境敏感度,“晃眼而過”與“誤以為是”的情況日漸嚴重。大家尚未發現,並行於空間中的魔怪們攀附於各處各地,以無數眼睛看著這“無視一切”的特殊景象,所以特此製作【魔怪解籍】與【他方小道具】兩組作品,傳達自我對的日常觀察及生活物件形象的轉移。

【魔怪解籍】作品共有五件,主體形象以神怪故事中常見的物件:燈影、鏡子、水灘、身體與行囊為基底,重新詮釋神怪現身之手法與場景,探討當下的神怪境界。取材靈感來自於中國傳統《山海經》、日本妖怪作品鳥山石燕《畫圖百鬼夜行》與葛飾北齋《百物語》這三件作品。中國傳統神怪故事往往具警世之用,為的是傳達更深層的意涵,而日本鬼怪卻有更多造型上與生活場景中的趣味性(圖一:百物語-提燈怪阿岩)。就內容而言,我針對挑選出來的物件進行內部空間幻想,並將鬼怪形象投入其中。其一〈燈影怪〉製作躲藏於燈影中的魔怪,常以燈火明滅、陰影幻象的手法,造成人心恐慌。其二〈鏡中員〉藏匿在鏡子中的神鬼面目,常見於人形背影、鏡中有鬼的面貌(圖二:鳥山石燕《畫圖百鬼夜行》青女房)。其三〈玉液池〉水作為一種陰陽界的介質,傳統神怪故事必經過海而產生奇遇。其四〈附體術〉依附在母體上的靈魂,不管是不是自己真實靈魂,都是一種神怪的方法。其五〈行旅〉神怪之縮小功,它們隨時都會出現在行囊中跟著一同旅行。

【他方小道具】我將這個“他方”視為理想國度,每當我想前往他處,需要的只是一座梯,無方向性的梯。我善於在作品中的單一物件裡營造小世界,但這些世界並非完全閉鎖,通常配有點景般的道具設備。我的道具間充滿着扶梯、樓梯、A字梯、逃生梯…讓我隨時逃離“這方”前往“他方”。

這次獨立描繪道具本身-梯,主因是每次我爬上五樓的家或步下一樓的街,總想,這麼薄的樓層,這麼薄的梯,卻連結著各樓層門戶間的距離,實在驚奇。所以製作三件作品〈梯型物〉、〈箱型物〉與〈通道狀〉,傳達我對於樓梯功能性與造型的觀察。

另有一件《跳蹦》作品,這件作品延續之前的創作風格,我常將有機形的水灘視為一座一座小島,運用各式道具連結,藉以建立彼此之間的關聯,再將自己投入其中,幻想連續動作的趣味感。跳!由高台跳起直到掉落的瞬間,蹦!抵達目標,一氣喝成,實為暢快!

本次作品皆以水印木刻為創作媒材,運用木刻的刀痕和層層交疊的木版紋理,呈現不同於水墨畫的墨色變化。

圖一:百物語-提燈怪阿岩

圖二:鳥山石燕《畫圖百鬼夜行》青女房SekienAo-nyobo

圖三:北齋漫畫

學歷

兼任講師,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書畫學系,臺北,臺灣

行政助理,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美術學系,臺北,臺灣

2007-2010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版畫藝術研究所,臺北,臺灣

2003-2007  國立高雄師範大學美術學系,高雄,臺灣

個展

2014  「山水試驗所」,板橋435藝文特區,板橋,臺灣

2013  「匿密室」,一票票、畫庫,臺北,臺灣

2010  「《藏樂齋》奇想」,北風藝廊,臺北,臺灣

聯展

2014  「FINE ART/UNIVERSITY SELECTION 2013-2014」,筑波大學,茨城縣,日本

2013  「浮六獸」,一票票・畫庫,臺北,台灣

2013  「臺灣‧天津濱海版畫作品交流展」,天津,中國

2012  「臺灣當代‧玩古喻今」,臺北市立美術館,臺北,臺灣

2012  「答案哪答案-在茫茫的風裡–詩與裝置跨領域藝術展」,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藝術博物館,臺北,臺灣

2012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與日本女子美術交流展」,日本女子大學,東京,日本

2012  「台北雙年展」『葫蘆博物館』,臺北市立美術館,臺北,臺灣

2011  「福達美」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美術學系與日本女子美術大學交流展,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國際展覽廳,臺北,臺灣

2011  「窗之物語-南二中意象展」,臺南市佛光緣美術館,臺南,臺灣

2010  「版畫素描展」,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美術學系系館,臺北,臺灣獲獎(選)

2010  「2010台北美術獎」優選,臺北市立美術館,臺北,臺灣

2009  「第七屆桃源創作獎」優選,桃園文化局,桃園,臺灣

2009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美術學院」傑出創作獎,臺北,臺灣

2008  「第十三屆藏書票」優選,臺北,臺灣

2008  「中華民國第十三屆版畫雙年展」入選,臺中,臺灣

2008  「屏東美展」入選,屏東,臺灣

2007  「雙和美展」雙和獎,新北市中和區,臺灣

典藏

2012  【吾緣五景】、【吾游園】,台北市立美術館,臺北,臺灣

2011  【彼岸行】,國立臺灣美術館,臺中,臺灣(青年藝術家典藏計畫)

弔詭畫廊展出